「GIFT峰會」| 應文祿:在不確定中尋找確定,用投資定義未來

發布時間: 2018-05-08 12:05:00

        毫無疑問,現在是個瞬息萬變的時代,新鮮事物不斷涌現。新的形勢下,不論是投資機構、投資人還是廣大的中小企業,該如何在這個快速變革的時代重新尋找自己的定位?
 
        在4月27日,由江蘇高科技投資集團主辦、無錫市政府協辦、毅達資本承辦的“首屆GIFT長三角經濟圈創新資本峰會”上,毅達資本董事長應文祿給出的藥方是:在不確定中尋找確定,用投資定義未來。以下為應文祿在峰會上演講全文(略有刪減):
“暗潮”的流向無法改變
 
        從國際環境來看,最近的世界不太平,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中美兩國貿易戰不斷升級,無聲的硝煙已經蔓延。未來將對中國的經濟和產業肯定有影響,但究竟有多大?
        從國內資本市場的政策層面看,IPO審核標準提升、對“獨角獸”企業開辟IPO綠色通道、資管新規的出臺、央行定向降準,政策也在不斷變化,我們又該如何應對?
        從投資行業中看,一會兒視頻直播、一會兒共享經濟、一會兒又是區塊鏈,風口不斷迭起,投資該往何處去?
        這些都是大的宏觀形勢,復雜多變,無法預測,屬于不確定性的范疇。但是洶涌的浪花改變不了暗潮的流向,從目前來看,確定性有三點。
        第一,開放與產業融合的大趨勢不變。擴大開放的趨勢不會變,當今世界,經濟全球化不可逆轉,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產業融合的趨勢不會變,這種融合既包括全球供應鏈的融合,也包括傳統業態和新興業態的融合,既包括線上線下融合,也包括產業之間跨界融合。
       第二,中國經濟發展的主旋律不變。國內政局穩定,國泰民安是中國經濟能夠持續保持發展最可靠的基石。國內的營商環境越來越好,過去權力經濟、政府依賴、資源依賴的經濟發展格局、各種“隱性壁壘”正在逐步打破。在這種公平的商業環境中,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和企業家被社會的認可度越來越高,真正有能力、有夢想的創新創業企業將源源不斷地脫穎而出。
      第三,創新創業對社會發展的驅動力不變。目前,很多傳統的企業都在叫苦,生意不好做,沒利潤。但也有人風生水起,他們是做什么的?創新經濟。當下創新創業的熱情已經被點燃。
宏觀投國運
 
       優秀的投資人,應該忽略短期的波動,投資于必然的大趨勢。總結來說就是一句話:“宏觀投國運,微觀投企業。”
       投國運,就是要順大勢。
       大勢一:投資消費升級。就人均GDP而言,中美差距很大,美國位居全球第8,中國全球第74,接近于美國20世紀70年代末的人均GDP水平。現在中國的人均GDP達到8500美元,屬于中等收入偏上的國家。在食品、衣著等滿足基本生活需要方面的支出,美國占比約15.7%,中國占比高達37.1%。而在醫療護理和保險方面,美國占比高達21.1%,中國則只有7.6%。
       時下,中國一部分有錢人喜歡到歐美、日本看病和保健,那是因為中國缺乏這樣的高端醫療服務,其實我們也開始有。最近有一條新聞大家不知道有沒有關注到,總書記在博鰲亞洲論壇期間,接見了“博鰲超級醫院”的院長李蘭娟院士,將來在博鰲超級醫院將享受到國際最前沿的新藥品、新器械、新疫苗。其實,這家超級醫院的幕后管理和運營者就是我們毅達資本主導投資的企業—樹蘭醫療。樹蘭醫療是一家非常有特色的醫院,今天樹蘭醫療的總裁鄭杰也來到了現場。當時投資樹蘭醫療主要有三方面的考慮,首先,樹蘭醫療的創始人是一對院士夫妻,丈夫鄭樹森是國內最知名的肝膽外科、肝移植專家,妻子李蘭娟是國內知名傳染病學科專家,這樣豪華的創始人團隊在全國都是絕無僅有的;其次,雖然兩位院士都年近70歲,但是他們依然奮戰在醫療前線,那一天,我清楚的記得李蘭娟院士是在料理完她媽媽(高壽105歲)的后事后第一天來上班,和我聊了很久,她告訴我,鄭院士前一天晚上幫病人動手術12點才結束,他們飽滿的工作熱情感染了我;第三,我們認為,民營辦醫是一個上升的市場,樹蘭醫療聚合了國內最高端醫療資源,全國70多位臨床院士都是樹蘭的專家資源,每月都有院士坐診,口碑效應非常明顯。記得當初我現場參觀醫院時,我發現樹蘭的病床利用率非常高,樹蘭一張床位平均每年營收120萬,這個數據已經是一家三甲醫院需要花將近20年才能達到的業績,樹蘭醫療用短短兩年的時間就實現了這個突破。這其實就是一種消費升級的縮影。
       美國的消費結構或許能帶來一些啟示,隨著人均GDP的增長,食品、衣著等基本生活需求占比顯著下降,而醫療護理、金融保險、文化教育娛樂等方面支出占比將顯著提升。
       從我國近40年消費結構變化的路徑也可以進一步印證這種趨勢也是非常明顯的。第一個階段,改革開放初期的彩電、冰箱、洗衣機;第二個階段,2000年以后的車子、房子;第三個階段,現階段的健康、快樂、幸福。說到底就是從日用消費品滿足階段到耐用消費品滿足階段的轉變,是從有形商品到無形服務的轉變過程。
       作為投資來講,應該要提前捕捉到這種變化,前瞻性的進行布局。消費的升級其實代表了人民對幸福生活的追求,這也與毅達資本一直以來的投資布局不謀而合,毅達資本有專門的文化和現代服務業部門,這些年,我們在文旅教娛、現代服務、養老健康等消費升級領域累計投資了八十多家企業。有不少是科技和消費的深度融合,像匯通達、茄子快傳、一塊互動、新鼎明、聚禾影畫、龍騰出行、真旅網、映霸科技等。
        大勢二:投資技術進步和高端產業集聚。
再給大家分析一個對比數據,美國2017年的GDP總量為19.36萬億美元,是絕對的老大,中國2017年GDP總量為12.24萬億美元,排在世界第二。經濟學有一個著名的原理,叫做“修昔底德陷阱”,指的是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霸主,而現存霸主也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摩擦和對抗變得不可避免。最近發生的中興事件就是一個典型案例,中國再韜光養晦也沒用,我們必須用積極的態度去應對這種挑戰。這種積極的態度是什么呢?
        我認為應該是將國家多年來增強的國力、增長的財富引導到加大對科技的投入和高端產業集聚的支持上來。
        歷史上,事件驅動成長的案例很多。1999年南斯拉夫大使館轟炸事件就加速了我國軍工產業國產化水平的提升。
        我認為,在現階段,中國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林毅夫提倡的“新結構主義”是有階段性意義的,他認為,經濟增長的本質是技術結構、產業結構的不斷變遷,勞動與資源不斷由附加值低的產業到附加值高的產業重新配置、勞動生產率不斷提高、硬件基礎設施與軟件制度環境不斷完善的過程。
        說白了,在中國科技創新和產業升級的土壤已經具備。我們去年在昆山投資了一家企業,叫做華辰重機,它是研發生產全自動數控軋輥磨床的企業。大家可能不清楚軋輥磨床是做什么的,但應該聽說過軋輥。軋輥的作用就是將鋼板反復軋制,使其從厚變薄的過程。軋輥連續工作,精確性就會變得很差,表面就會磨損,過去我們軋輥磨床設備全部要從國外進口,價格貴、服務也不夠。華辰重機三個創始人從大學畢業后就進入軋輥行業,1995年開始創業,近三十年潛心研發全自動數控軋輥磨床技術,目前華辰重機產品精確度已達微米級別,與排名世界第一的德國赫克利斯技術水平不相上下,產品銷量排名世界第一。幾乎所有知名的鋼廠和有色板材廠都是他們的客戶,絕對是這個行業的“隱形冠軍”。
        中國的產業要由大變強,擁有話語權,就需要更多這樣的“隱形冠軍”。這么多年來,毅達資本一直堅守著投科技、投中小、投實體、尋找行業里的優秀企業,尤其是B端的隱形冠軍,我們特別青睞進口替代能力比較突出的企業,有工匠精神的企業家,這是我們一以貫之的戰略定力。
        我們全社會要真正營造鼓勵科技創新的氛圍,將推動科技進步和產業高端化上升到增強國力的高度上來,把自己做的更加強大,不受制于人,才不會受人欺負。科技強,國家強;產業興,國家興。
        大勢三:投資并購整合。
        我國經濟已經從10%以上的高增長回落到6.9%的中低速增長階段。有人說,中國已經進入存量經濟時代。去年8月,國家專門發文鼓勵機構在并購重組、盤活存量上做文章,為產業升級、國企混改、一帶一路等方面提供資本支持和更加專業化的服務。有效的并購必須是賦能式并購。以毅達曾經主導的超圖軟件和國圖信息的并購為例,這兩家企業當時都是我們投資的企業,超圖在北京,是我們2007年投資的,于2009年第一批創業板掛板上市,國圖在南京,是我們2015年投資的。超圖的優勢是自己研發的底層GIS地理信息技術軟件,技術實力很強,國圖信息的技術軟件來自于美國,但是市場拓展能力很強,是在市場中打拼出來的企業,兩家企業經常在招投標中碰到。我們當時判斷,兩者如果融合,一定能夠產生非常好的協同效應。后來經過我們撮合,雙方在我們公司舉行牽手合作儀式,我是司儀。實踐也證明,這次整合并購獲得了很好的效果。
        為了系統化的抓住并購重組這一輪大機遇,去年,毅達資本引入國內頂尖投行并購團隊,經過近半年的準備,兩只共40億的并購基金這個月已經正式成立。在西方,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企業會選擇并購上市,只有百分之十幾的企業選擇IPO,中國現在是倒過來的,在IPO審核標準不斷提升的大形勢下,我們的企業要學會多條腿走路,IPO和并購整合都是證券化之路。
微觀投企業
 
        剛剛講的是宏觀投國運,談的是投資方向的問題,實際上,投資投的都是一個個鮮活的企業,根據我們這么多年的投資經驗,投資的要義就三點,一是投成長性,二是投人,三是投安全邊際。投資就是投成長,只有成長才有價值。
        去年我去山西運城調研一家國內知名的卡車企業,在那里我碰到了奔馳汽車動力總成全球總裁亞歷山大先生,我們在一起交流時,有一點讓我印象深刻。他說,他2年不到的時間去過這家企業7次,回德國后,他的同事問他,中國新能源汽車發展到什么階段了,他告訴他們,中國的新能源汽車已經發展到第二代、第三代,而德國還在花精力討論框架、討論標準,中國的企業家勇于創新,敢于實踐,這一點非常值得敬佩。這家企業也就是我們后來投資的大運汽車,這些年來,大運汽車在技術方面不斷進行創新,從傳統的燃油燃氣發動到新能源汽車的研發,大運都走在了市場的前列,今天的大運已經成為國內卡車行業唯一進入前十的民營企業,市場占有率和市場覆蓋面在快速提升。去年營收突破100億元。董事長遠勤山的夢想是希望把大運作成卡車行業里的長城。我們理解,技術不是拿來的也不是買來的,而是在實踐中摸索出來的。投企業也是如此,一定要以長期的心態去做投資,找到好的企業,和它一起成長。投資就是投人,這是核心要義。
         在我們公司內部,遇到比較重大的項目,我們的項目團隊都會請我出來跟企業家溝通,在和企業家溝通的過程中,我更關注企業家的工作狀態以及企業家的胸懷。
上周二,我接待了徐州的一家企業,父子倆一起來的,企業做的不錯,在我的認知里,蘇北比較成功的企業家基本上都會在南京購置房產。我就順口問了他們,是否在南京買房,企業家的兒子告訴我,他的父親今年64歲,至今每天吃喝睡都是在廠里,一輩子的精力都撲在了公司的事業上。我說:“對,優秀的企業家都是這樣。企業家企業家,企業就是你的家”。他的兒子聽到我說這句話之后,我觀察到他的眼底是濕潤的。
        今天來到現場的還有我們投資的一位女企業家,她就是第一車貸的李海燕。第一車貸完成A輪融資后邀請我參加了他們的一場活動,至今我還記得她說的一句話,她說,創業就是要拼搏到無能為力,創業到感動自己。
        這樣的企業家,我們不投他們,還投誰?中國優秀的企業都是拼出來的。被投企業的安全邊際也是投資的安全邊際。上周五下午,車置寶的創始人黃樂來我辦公室和我交流,談最近的融資安排。正好幾天前,南京市發布了首批培育獨角獸企業名單,車置寶也在這份名單里,我跟他講,獨角獸只是個概念,不要在意這個稱呼,而應該把融資的錢專注在建立護城河上,把資金花在如何構建更好的IT系統、打造更好的團隊、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黃樂雖然是第一次創業,但是這一路走來,他穩扎穩打,沒有簡單的玩燒錢游戲,黃樂深知,沒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錢燒光的那一天,就是企業倒下去的那一天。企業有了護城河,毅達就有了護城河,企業的護城河越寬,我們投資的安全邊際就越高。
資金將變成稀缺資源
 
        這次的會議主題是GIFT峰會,GIFT其實還有一層“禮物”的意思。投資一定是“春江水暖鴨先知”,我們在投資一線,我們判斷,未來一兩年,資金將會變成稀缺資源,中小企業融資的成本將越會來越高。
        建議企業不要高負債、高杠桿、高質押,不論是已經上市的企業還是廣大的中小企業,一定要有財務規劃意識,一定要將資金用在刀刃上。講到洶涌的浪花、不變的浪潮,談到我們的投資方向,我在準備這個PPT時,想起我以前讀過的一首詩,就是500多年前王陽明老先生寫的這首《泛海》,來和大家一起分享。險夷原不滯胸中,何異浮云過太空? 夜靜海濤三萬里,月明飛錫下天風。無論是今天中美貿易戰形勢下面臨的各種壓力,還是未來國內經濟發展過程中將遇到的各種困難,再多的艱難險阻,都將是太空中的浮云,天空依然湛藍。
        歷史的潮流滾滾向前,全球化趨勢不會改變,中國崛起的主旋律不會改變,一批真正有科技實力的企業一定會成長起來,我希望,廣大的投資人和我們一起去支持這些優秀的企業去發展。共建利國、利企、利投資人的生態圈,巴菲特之所以產生于美國,是因為他處在一個美國的國運不斷上升的時期,是因為他的主要投資布局在美國。而我堅定的相信,21世紀一定是中國的世紀。
        感謝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時間: 2018-05-08 12:05:00

        毫無疑問,現在是個瞬息萬變的時代,新鮮事物不斷涌現。新的形勢下,不論是投資機構、投資人還是廣大的中小企業,該如何在這個快速變革的時代重新尋找自己的定位?
 
        在4月27日,由江蘇高科技投資集團主辦、無錫市政府協辦、毅達資本承辦的“首屆GIFT長三角經濟圈創新資本峰會”上,毅達資本董事長應文祿給出的藥方是:在不確定中尋找確定,用投資定義未來。以下為應文祿在峰會上演講全文(略有刪減):
“暗潮”的流向無法改變
 
        從國際環境來看,最近的世界不太平,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中美兩國貿易戰不斷升級,無聲的硝煙已經蔓延。未來將對中國的經濟和產業肯定有影響,但究竟有多大?
        從國內資本市場的政策層面看,IPO審核標準提升、對“獨角獸”企業開辟IPO綠色通道、資管新規的出臺、央行定向降準,政策也在不斷變化,我們又該如何應對?
        從投資行業中看,一會兒視頻直播、一會兒共享經濟、一會兒又是區塊鏈,風口不斷迭起,投資該往何處去?
        這些都是大的宏觀形勢,復雜多變,無法預測,屬于不確定性的范疇。但是洶涌的浪花改變不了暗潮的流向,從目前來看,確定性有三點。
        第一,開放與產業融合的大趨勢不變。擴大開放的趨勢不會變,當今世界,經濟全球化不可逆轉,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產業融合的趨勢不會變,這種融合既包括全球供應鏈的融合,也包括傳統業態和新興業態的融合,既包括線上線下融合,也包括產業之間跨界融合。
       第二,中國經濟發展的主旋律不變。國內政局穩定,國泰民安是中國經濟能夠持續保持發展最可靠的基石。國內的營商環境越來越好,過去權力經濟、政府依賴、資源依賴的經濟發展格局、各種“隱性壁壘”正在逐步打破。在這種公平的商業環境中,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和企業家被社會的認可度越來越高,真正有能力、有夢想的創新創業企業將源源不斷地脫穎而出。
      第三,創新創業對社會發展的驅動力不變。目前,很多傳統的企業都在叫苦,生意不好做,沒利潤。但也有人風生水起,他們是做什么的?創新經濟。當下創新創業的熱情已經被點燃。
宏觀投國運
 
       優秀的投資人,應該忽略短期的波動,投資于必然的大趨勢。總結來說就是一句話:“宏觀投國運,微觀投企業。”
       投國運,就是要順大勢。
       大勢一:投資消費升級。就人均GDP而言,中美差距很大,美國位居全球第8,中國全球第74,接近于美國20世紀70年代末的人均GDP水平。現在中國的人均GDP達到8500美元,屬于中等收入偏上的國家。在食品、衣著等滿足基本生活需要方面的支出,美國占比約15.7%,中國占比高達37.1%。而在醫療護理和保險方面,美國占比高達21.1%,中國則只有7.6%。
       時下,中國一部分有錢人喜歡到歐美、日本看病和保健,那是因為中國缺乏這樣的高端醫療服務,其實我們也開始有。最近有一條新聞大家不知道有沒有關注到,總書記在博鰲亞洲論壇期間,接見了“博鰲超級醫院”的院長李蘭娟院士,將來在博鰲超級醫院將享受到國際最前沿的新藥品、新器械、新疫苗。其實,這家超級醫院的幕后管理和運營者就是我們毅達資本主導投資的企業—樹蘭醫療。樹蘭醫療是一家非常有特色的醫院,今天樹蘭醫療的總裁鄭杰也來到了現場。當時投資樹蘭醫療主要有三方面的考慮,首先,樹蘭醫療的創始人是一對院士夫妻,丈夫鄭樹森是國內最知名的肝膽外科、肝移植專家,妻子李蘭娟是國內知名傳染病學科專家,這樣豪華的創始人團隊在全國都是絕無僅有的;其次,雖然兩位院士都年近70歲,但是他們依然奮戰在醫療前線,那一天,我清楚的記得李蘭娟院士是在料理完她媽媽(高壽105歲)的后事后第一天來上班,和我聊了很久,她告訴我,鄭院士前一天晚上幫病人動手術12點才結束,他們飽滿的工作熱情感染了我;第三,我們認為,民營辦醫是一個上升的市場,樹蘭醫療聚合了國內最高端醫療資源,全國70多位臨床院士都是樹蘭的專家資源,每月都有院士坐診,口碑效應非常明顯。記得當初我現場參觀醫院時,我發現樹蘭的病床利用率非常高,樹蘭一張床位平均每年營收120萬,這個數據已經是一家三甲醫院需要花將近20年才能達到的業績,樹蘭醫療用短短兩年的時間就實現了這個突破。這其實就是一種消費升級的縮影。
       美國的消費結構或許能帶來一些啟示,隨著人均GDP的增長,食品、衣著等基本生活需求占比顯著下降,而醫療護理、金融保險、文化教育娛樂等方面支出占比將顯著提升。
       從我國近40年消費結構變化的路徑也可以進一步印證這種趨勢也是非常明顯的。第一個階段,改革開放初期的彩電、冰箱、洗衣機;第二個階段,2000年以后的車子、房子;第三個階段,現階段的健康、快樂、幸福。說到底就是從日用消費品滿足階段到耐用消費品滿足階段的轉變,是從有形商品到無形服務的轉變過程。
       作為投資來講,應該要提前捕捉到這種變化,前瞻性的進行布局。消費的升級其實代表了人民對幸福生活的追求,這也與毅達資本一直以來的投資布局不謀而合,毅達資本有專門的文化和現代服務業部門,這些年,我們在文旅教娛、現代服務、養老健康等消費升級領域累計投資了八十多家企業。有不少是科技和消費的深度融合,像匯通達、茄子快傳、一塊互動、新鼎明、聚禾影畫、龍騰出行、真旅網、映霸科技等。
        大勢二:投資技術進步和高端產業集聚。
再給大家分析一個對比數據,美國2017年的GDP總量為19.36萬億美元,是絕對的老大,中國2017年GDP總量為12.24萬億美元,排在世界第二。經濟學有一個著名的原理,叫做“修昔底德陷阱”,指的是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霸主,而現存霸主也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摩擦和對抗變得不可避免。最近發生的中興事件就是一個典型案例,中國再韜光養晦也沒用,我們必須用積極的態度去應對這種挑戰。這種積極的態度是什么呢?
        我認為應該是將國家多年來增強的國力、增長的財富引導到加大對科技的投入和高端產業集聚的支持上來。
        歷史上,事件驅動成長的案例很多。1999年南斯拉夫大使館轟炸事件就加速了我國軍工產業國產化水平的提升。
        我認為,在現階段,中國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林毅夫提倡的“新結構主義”是有階段性意義的,他認為,經濟增長的本質是技術結構、產業結構的不斷變遷,勞動與資源不斷由附加值低的產業到附加值高的產業重新配置、勞動生產率不斷提高、硬件基礎設施與軟件制度環境不斷完善的過程。
        說白了,在中國科技創新和產業升級的土壤已經具備。我們去年在昆山投資了一家企業,叫做華辰重機,它是研發生產全自動數控軋輥磨床的企業。大家可能不清楚軋輥磨床是做什么的,但應該聽說過軋輥。軋輥的作用就是將鋼板反復軋制,使其從厚變薄的過程。軋輥連續工作,精確性就會變得很差,表面就會磨損,過去我們軋輥磨床設備全部要從國外進口,價格貴、服務也不夠。華辰重機三個創始人從大學畢業后就進入軋輥行業,1995年開始創業,近三十年潛心研發全自動數控軋輥磨床技術,目前華辰重機產品精確度已達微米級別,與排名世界第一的德國赫克利斯技術水平不相上下,產品銷量排名世界第一。幾乎所有知名的鋼廠和有色板材廠都是他們的客戶,絕對是這個行業的“隱形冠軍”。
        中國的產業要由大變強,擁有話語權,就需要更多這樣的“隱形冠軍”。這么多年來,毅達資本一直堅守著投科技、投中小、投實體、尋找行業里的優秀企業,尤其是B端的隱形冠軍,我們特別青睞進口替代能力比較突出的企業,有工匠精神的企業家,這是我們一以貫之的戰略定力。
        我們全社會要真正營造鼓勵科技創新的氛圍,將推動科技進步和產業高端化上升到增強國力的高度上來,把自己做的更加強大,不受制于人,才不會受人欺負。科技強,國家強;產業興,國家興。
        大勢三:投資并購整合。
        我國經濟已經從10%以上的高增長回落到6.9%的中低速增長階段。有人說,中國已經進入存量經濟時代。去年8月,國家專門發文鼓勵機構在并購重組、盤活存量上做文章,為產業升級、國企混改、一帶一路等方面提供資本支持和更加專業化的服務。有效的并購必須是賦能式并購。以毅達曾經主導的超圖軟件和國圖信息的并購為例,這兩家企業當時都是我們投資的企業,超圖在北京,是我們2007年投資的,于2009年第一批創業板掛板上市,國圖在南京,是我們2015年投資的。超圖的優勢是自己研發的底層GIS地理信息技術軟件,技術實力很強,國圖信息的技術軟件來自于美國,但是市場拓展能力很強,是在市場中打拼出來的企業,兩家企業經常在招投標中碰到。我們當時判斷,兩者如果融合,一定能夠產生非常好的協同效應。后來經過我們撮合,雙方在我們公司舉行牽手合作儀式,我是司儀。實踐也證明,這次整合并購獲得了很好的效果。
        為了系統化的抓住并購重組這一輪大機遇,去年,毅達資本引入國內頂尖投行并購團隊,經過近半年的準備,兩只共40億的并購基金這個月已經正式成立。在西方,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企業會選擇并購上市,只有百分之十幾的企業選擇IPO,中國現在是倒過來的,在IPO審核標準不斷提升的大形勢下,我們的企業要學會多條腿走路,IPO和并購整合都是證券化之路。
微觀投企業
 
        剛剛講的是宏觀投國運,談的是投資方向的問題,實際上,投資投的都是一個個鮮活的企業,根據我們這么多年的投資經驗,投資的要義就三點,一是投成長性,二是投人,三是投安全邊際。投資就是投成長,只有成長才有價值。
        去年我去山西運城調研一家國內知名的卡車企業,在那里我碰到了奔馳汽車動力總成全球總裁亞歷山大先生,我們在一起交流時,有一點讓我印象深刻。他說,他2年不到的時間去過這家企業7次,回德國后,他的同事問他,中國新能源汽車發展到什么階段了,他告訴他們,中國的新能源汽車已經發展到第二代、第三代,而德國還在花精力討論框架、討論標準,中國的企業家勇于創新,敢于實踐,這一點非常值得敬佩。這家企業也就是我們后來投資的大運汽車,這些年來,大運汽車在技術方面不斷進行創新,從傳統的燃油燃氣發動到新能源汽車的研發,大運都走在了市場的前列,今天的大運已經成為國內卡車行業唯一進入前十的民營企業,市場占有率和市場覆蓋面在快速提升。去年營收突破100億元。董事長遠勤山的夢想是希望把大運作成卡車行業里的長城。我們理解,技術不是拿來的也不是買來的,而是在實踐中摸索出來的。投企業也是如此,一定要以長期的心態去做投資,找到好的企業,和它一起成長。投資就是投人,這是核心要義。
         在我們公司內部,遇到比較重大的項目,我們的項目團隊都會請我出來跟企業家溝通,在和企業家溝通的過程中,我更關注企業家的工作狀態以及企業家的胸懷。
上周二,我接待了徐州的一家企業,父子倆一起來的,企業做的不錯,在我的認知里,蘇北比較成功的企業家基本上都會在南京購置房產。我就順口問了他們,是否在南京買房,企業家的兒子告訴我,他的父親今年64歲,至今每天吃喝睡都是在廠里,一輩子的精力都撲在了公司的事業上。我說:“對,優秀的企業家都是這樣。企業家企業家,企業就是你的家”。他的兒子聽到我說這句話之后,我觀察到他的眼底是濕潤的。
        今天來到現場的還有我們投資的一位女企業家,她就是第一車貸的李海燕。第一車貸完成A輪融資后邀請我參加了他們的一場活動,至今我還記得她說的一句話,她說,創業就是要拼搏到無能為力,創業到感動自己。
        這樣的企業家,我們不投他們,還投誰?中國優秀的企業都是拼出來的。被投企業的安全邊際也是投資的安全邊際。上周五下午,車置寶的創始人黃樂來我辦公室和我交流,談最近的融資安排。正好幾天前,南京市發布了首批培育獨角獸企業名單,車置寶也在這份名單里,我跟他講,獨角獸只是個概念,不要在意這個稱呼,而應該把融資的錢專注在建立護城河上,把資金花在如何構建更好的IT系統、打造更好的團隊、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黃樂雖然是第一次創業,但是這一路走來,他穩扎穩打,沒有簡單的玩燒錢游戲,黃樂深知,沒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錢燒光的那一天,就是企業倒下去的那一天。企業有了護城河,毅達就有了護城河,企業的護城河越寬,我們投資的安全邊際就越高。
資金將變成稀缺資源
 
        這次的會議主題是GIFT峰會,GIFT其實還有一層“禮物”的意思。投資一定是“春江水暖鴨先知”,我們在投資一線,我們判斷,未來一兩年,資金將會變成稀缺資源,中小企業融資的成本將越會來越高。
        建議企業不要高負債、高杠桿、高質押,不論是已經上市的企業還是廣大的中小企業,一定要有財務規劃意識,一定要將資金用在刀刃上。講到洶涌的浪花、不變的浪潮,談到我們的投資方向,我在準備這個PPT時,想起我以前讀過的一首詩,就是500多年前王陽明老先生寫的這首《泛海》,來和大家一起分享。險夷原不滯胸中,何異浮云過太空? 夜靜海濤三萬里,月明飛錫下天風。無論是今天中美貿易戰形勢下面臨的各種壓力,還是未來國內經濟發展過程中將遇到的各種困難,再多的艱難險阻,都將是太空中的浮云,天空依然湛藍。
        歷史的潮流滾滾向前,全球化趨勢不會改變,中國崛起的主旋律不會改變,一批真正有科技實力的企業一定會成長起來,我希望,廣大的投資人和我們一起去支持這些優秀的企業去發展。共建利國、利企、利投資人的生態圈,巴菲特之所以產生于美國,是因為他處在一個美國的國運不斷上升的時期,是因為他的主要投資布局在美國。而我堅定的相信,21世紀一定是中國的世紀。
        感謝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們的團隊
核心成員
香港六个彩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