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之言|周春芳:投資需要信仰 美需要堅守

發布時間: 2018-09-28 09:12:00

        2017年以來以騰訊、阿里巴巴、百度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公司加速與文化企業合作,不斷創新“文化+互聯網”商業模式,與文化企業進行橫向合并和跨界整合,在技術、創新的不斷進化下,多元、高質、跨界的文化產業成為焦點。
        2018年9月20日,由融資中國主辦、融中集團協辦的“融資中國2018(第六屆)中國文化產業資本大會”在北京四季酒店隆重舉行。會上,毅達資本創始合伙人周春芳,發表了《三原色的交集最厚重——在挑戰中把握文化產業投資的機遇 》的主題演講。
        周春芳認為,文化產業發展的重要影響因素是政策-約束力、消費-推動力、技術-顛覆力。資本市場要遵循行業規律,堅持價值投資不投機。新消費人群以新的消費理念和方式創造全新的個性化、多元化的消費需求;隨著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VR/AR/MR等技術的發展,技術降低了商業成本、創造了文化需求、改變了消費習慣。
        以下為演講實錄:
        周春芳:前幾年,大量的資本涌入文化產業,帶來了文化產業投融資的快速發展。去年我們煩惱的還是錢多、項目估值高,但今年,我們的煩惱已是錢少、但項目估值依然高。今年很多企業花很長的時間基本談妥了融資,但是最后簽協議階段,投資機構卻說“對不起,我們的基金沒募到資”;或者說“對不起,當前大環境不明朗,我們要再觀望觀望”。很多投資機構遇到了募資難的問題;一些機構前兩年投資比較激進,所投的項目出現了不少問題,投資機構自身的發展遇到了不少的壓力。總體來看,今年文化產業投資從募投管退四個環節承受了巨大壓力。與此同時,政策對文化企業監管具有從嚴的趨勢,影視和網絡短視頻行業的集中整頓都是監管從嚴的體現。
        文化產業投融資的困難是文化產業本身出了問題嗎?過去幾年文化產業平均增長速度達到14.2%,呈高速增長的趨勢;今年上半年我國電影票房增長接近18%,文化產業依然保持非常好的勢頭,顯然不是產業發展出現了問題。從另一方面來看,文化市場無論內容、渠道還是流量也都在悄悄的發生著很多變化,大量的優秀人才在往這個行業集中,變化就意味著機會。文化市場悄然的改變,創造了很多創業和投資的機會。
        既然文化產業保持高速發展趨勢、文化市場變化中醞釀著大量的機會,文化產業投資之路又在何方?宏觀大勢和監管要求是我們不能改變的,但行業發展趨勢是可以通過研究把握的,如果我們順應宏觀大勢、瞄準行業趨勢并結合機構自身的優勢,把三者結合起來,也許可以找到我們未來發展厚重而堅實的基礎。
         一直以來,政策、消費和技術是影響文化產業發展的三大重要因素。在不同時期,這三個因素對文化產業發展影響的深度和廣度也在發生著很大的變化。比如2009年,當時國務院發布《文化產業振興規劃》,行業主管機構推動文化事業單位轉企改制并資本運作,有三到五年的時間給行業釋放了政策紅利。隨著時間的演變,當前政策更多地成為規范行業發展的約束力。
        從消費角度來看,當前既有以影視游戲旅游為代表的消費升級,也有從流量市場來看的渠道下沉,文化娛樂消費在縣域、小鎮以及農村市場的滲透率越來越高。隨著90后、00后新消費人群的興起,也在改變文化產業的消費習慣和消費需求。
       技術始終是推動這個產業發展最重要的力量。技術引領的領域最有可能成就偉大的企業,這也是技術型企業的魅力所在。我們都見證過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對文化產業的顛覆性作用。正因為體會深刻,我們在投資過程中特別害怕錯過下一個巨大的機會;也正是因為害怕錯過,往往在新技術出現或者風口來臨的時候,大量的投資機構會扎堆投資一些風口項目,呈現盲目跟風投資的亂象。
        比如2015年上半年VR行業非常火,有大量的資本投入,上市公司并購VR企業的案例也非常多,以至于證監會叫停了VR企業的跨界并購。2015年下半年,資本退潮,很多企業后繼融資遇到了問題。是VR行業本身的發展出現了問題嗎?我們看到現以蘋果、谷歌、百度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都在重金布局VR產業;隨著5G的到來,VR可能會成為5G環境下最核心的應用場景,發展機會非常大。VR行業的發展前景是大家公認的,但是這幾年VR行業的投融資確有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從過去幾年對VR領域的持續跟蹤研究來看,我們深刻的感受到,技術對文化產業的影響或改變不是一蹴而就的,有個漫長的過程,可能中間會出現一些波折,所以投資是需要信仰的,美是需要堅守的。
        從流量角度來說,我們特別看好文化出海的機會,文化出海也是國家鼓勵的方向。另外一個比較看好的流量新增市場,是“小鎮青年”的增量市場,包括縣城、小鎮及廣大農村市場,也可以說是下沉市場。據調研,小鎮青年不是最能掙錢的,但是他們卻很敢花錢,而且有大量的時間。這類用戶更多的是聚焦網絡文學、游戲、短視頻、二次元等泛娛樂消費需求。今年上半年,這類泛娛樂市場也是監管的重點。文化產業具有特殊性,不管創業企業還是投資機構,在追求經濟效益的同時,還要兼顧社會效益,希望未來針對廣大的小鎮和農村市場提供的文化產品可以通俗但不低俗不庸俗。
        第三個我們比較看好的機會是C2B個性化定制市場,這是90后、00后新消費人群的消費習慣帶來的市場。因為新消費需求的出現,企業需要由原來B2C的模式轉向C2B個性化定制的模式。
        文化產業的技術和模式變化非常快,每次我們在研究新技術、憧憬未來商業模式的時候都感覺到非常大的挑戰,不確定性非常高,怎么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性?大量案例總結分析之后,我們發現比技術和模式更重要的是企業家。由于行業特點,文化產業的企業家和其他行業的企業家具有不同的特質,首先要有非常強的方向感,還要有理想力,此外還要有緊跟技術模式變化的較強的學習能力、應變能力、創新能力、快速執行能力等等。
        最后和大家討論一下高估值的問題,這個問題一直以來是困擾行業最大的痛點之一。大量資本聚集在少量優質項目的時候,估值是很難下降的,有沒有辦法解決高估值的問題?壓低高估值是很難的,但遠離高估值是可能的。如果通過行業研究提升專業性、提高行業的認識水平,如果能夠在無人區看到”詩和遠方”,前瞻性投資布局,也許我們高估值的問題就可以得到解決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時間: 2018-09-28 09:12:00

        2017年以來以騰訊、阿里巴巴、百度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公司加速與文化企業合作,不斷創新“文化+互聯網”商業模式,與文化企業進行橫向合并和跨界整合,在技術、創新的不斷進化下,多元、高質、跨界的文化產業成為焦點。
        2018年9月20日,由融資中國主辦、融中集團協辦的“融資中國2018(第六屆)中國文化產業資本大會”在北京四季酒店隆重舉行。會上,毅達資本創始合伙人周春芳,發表了《三原色的交集最厚重——在挑戰中把握文化產業投資的機遇 》的主題演講。
        周春芳認為,文化產業發展的重要影響因素是政策-約束力、消費-推動力、技術-顛覆力。資本市場要遵循行業規律,堅持價值投資不投機。新消費人群以新的消費理念和方式創造全新的個性化、多元化的消費需求;隨著互聯網、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VR/AR/MR等技術的發展,技術降低了商業成本、創造了文化需求、改變了消費習慣。
        以下為演講實錄:
        周春芳:前幾年,大量的資本涌入文化產業,帶來了文化產業投融資的快速發展。去年我們煩惱的還是錢多、項目估值高,但今年,我們的煩惱已是錢少、但項目估值依然高。今年很多企業花很長的時間基本談妥了融資,但是最后簽協議階段,投資機構卻說“對不起,我們的基金沒募到資”;或者說“對不起,當前大環境不明朗,我們要再觀望觀望”。很多投資機構遇到了募資難的問題;一些機構前兩年投資比較激進,所投的項目出現了不少問題,投資機構自身的發展遇到了不少的壓力。總體來看,今年文化產業投資從募投管退四個環節承受了巨大壓力。與此同時,政策對文化企業監管具有從嚴的趨勢,影視和網絡短視頻行業的集中整頓都是監管從嚴的體現。
        文化產業投融資的困難是文化產業本身出了問題嗎?過去幾年文化產業平均增長速度達到14.2%,呈高速增長的趨勢;今年上半年我國電影票房增長接近18%,文化產業依然保持非常好的勢頭,顯然不是產業發展出現了問題。從另一方面來看,文化市場無論內容、渠道還是流量也都在悄悄的發生著很多變化,大量的優秀人才在往這個行業集中,變化就意味著機會。文化市場悄然的改變,創造了很多創業和投資的機會。
        既然文化產業保持高速發展趨勢、文化市場變化中醞釀著大量的機會,文化產業投資之路又在何方?宏觀大勢和監管要求是我們不能改變的,但行業發展趨勢是可以通過研究把握的,如果我們順應宏觀大勢、瞄準行業趨勢并結合機構自身的優勢,把三者結合起來,也許可以找到我們未來發展厚重而堅實的基礎。
         一直以來,政策、消費和技術是影響文化產業發展的三大重要因素。在不同時期,這三個因素對文化產業發展影響的深度和廣度也在發生著很大的變化。比如2009年,當時國務院發布《文化產業振興規劃》,行業主管機構推動文化事業單位轉企改制并資本運作,有三到五年的時間給行業釋放了政策紅利。隨著時間的演變,當前政策更多地成為規范行業發展的約束力。
        從消費角度來看,當前既有以影視游戲旅游為代表的消費升級,也有從流量市場來看的渠道下沉,文化娛樂消費在縣域、小鎮以及農村市場的滲透率越來越高。隨著90后、00后新消費人群的興起,也在改變文化產業的消費習慣和消費需求。
       技術始終是推動這個產業發展最重要的力量。技術引領的領域最有可能成就偉大的企業,這也是技術型企業的魅力所在。我們都見證過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對文化產業的顛覆性作用。正因為體會深刻,我們在投資過程中特別害怕錯過下一個巨大的機會;也正是因為害怕錯過,往往在新技術出現或者風口來臨的時候,大量的投資機構會扎堆投資一些風口項目,呈現盲目跟風投資的亂象。
        比如2015年上半年VR行業非常火,有大量的資本投入,上市公司并購VR企業的案例也非常多,以至于證監會叫停了VR企業的跨界并購。2015年下半年,資本退潮,很多企業后繼融資遇到了問題。是VR行業本身的發展出現了問題嗎?我們看到現以蘋果、谷歌、百度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都在重金布局VR產業;隨著5G的到來,VR可能會成為5G環境下最核心的應用場景,發展機會非常大。VR行業的發展前景是大家公認的,但是這幾年VR行業的投融資確有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從過去幾年對VR領域的持續跟蹤研究來看,我們深刻的感受到,技術對文化產業的影響或改變不是一蹴而就的,有個漫長的過程,可能中間會出現一些波折,所以投資是需要信仰的,美是需要堅守的。
        從流量角度來說,我們特別看好文化出海的機會,文化出海也是國家鼓勵的方向。另外一個比較看好的流量新增市場,是“小鎮青年”的增量市場,包括縣城、小鎮及廣大農村市場,也可以說是下沉市場。據調研,小鎮青年不是最能掙錢的,但是他們卻很敢花錢,而且有大量的時間。這類用戶更多的是聚焦網絡文學、游戲、短視頻、二次元等泛娛樂消費需求。今年上半年,這類泛娛樂市場也是監管的重點。文化產業具有特殊性,不管創業企業還是投資機構,在追求經濟效益的同時,還要兼顧社會效益,希望未來針對廣大的小鎮和農村市場提供的文化產品可以通俗但不低俗不庸俗。
        第三個我們比較看好的機會是C2B個性化定制市場,這是90后、00后新消費人群的消費習慣帶來的市場。因為新消費需求的出現,企業需要由原來B2C的模式轉向C2B個性化定制的模式。
        文化產業的技術和模式變化非常快,每次我們在研究新技術、憧憬未來商業模式的時候都感覺到非常大的挑戰,不確定性非常高,怎么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性?大量案例總結分析之后,我們發現比技術和模式更重要的是企業家。由于行業特點,文化產業的企業家和其他行業的企業家具有不同的特質,首先要有非常強的方向感,還要有理想力,此外還要有緊跟技術模式變化的較強的學習能力、應變能力、創新能力、快速執行能力等等。
        最后和大家討論一下高估值的問題,這個問題一直以來是困擾行業最大的痛點之一。大量資本聚集在少量優質項目的時候,估值是很難下降的,有沒有辦法解決高估值的問題?壓低高估值是很難的,但遠離高估值是可能的。如果通過行業研究提升專業性、提高行業的認識水平,如果能夠在無人區看到”詩和遠方”,前瞻性投資布局,也許我們高估值的問題就可以得到解決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們的團隊
核心成員
香港六个彩一码中特